广州旅游网-广州旅游景点_旅游攻略_线路推荐
菜单导航

电竞:迷途不返,抑或青春之光?

作者: 广州旅游 发布时间: 2019年11月23日 23:49:27

  高速发展的电竞产业,经历泡沫和之后漫长的沉淀期,才能开始健康成长。

  前不久,福布斯中国公布了2019年30岁以下精英榜单,在20岁以下年龄区间内上榜者除了体育运动员外,电竞职业选手和主播成为不可小觑的年轻力量。

  而在今年夏天,分别由流量小生王一博、李现、杨洋担任主演的三部改编自电竞题材小说的电视剧集中上映,似乎也在向公众印证:电竞行业被“正名”后,大门正在开启。

  人们对电竞的关注度竟然开始有高过传统体育赛事的苗头。2018年电竞赛事项目首次进入亚运会,中国队获得了两金一银的成绩。当时某社交平台做了一个“最受欢迎的亚运会运动员”票选。结果是10名运动员中,仅孙杨一名来自传统体育项目,其余全部为电竞职业选手。

  电竞是一个兼具体育和娱乐性的行业。仅从赛事角度,其对于参赛选手年龄、反应速度等各方面都有着极高要求,选手往往牺牲了吸收知识的最佳年龄而专注赛事训练,选拔的残酷性并不亚于世界级体育赛事;而随着电竞经纪、电竞直播等周边行业的兴起,电竞选手转而成为电竞赛事的普及和运营者,这个行业也颇带有些娱乐化色彩起来,退役选手的恋情也能登上热搜。电竞在逐步走向大众化。

  不过在政策倡导之下,外界对电竞行业还是生出了新的理解误差。有媒体报道称,人社部发文表示,电竞行业平均薪资是普通的1-3倍,人才缺口达200万。深究下来,实际上“标题党”的情绪渲染或许大过于现实情形。

  没有什么行业是“人傻钱多流水快”,如今看得见的荣耀和高额奖金背后,都经历过看不见的迷惘和挣扎探索。

  从“洪水猛兽”到“争口气”

  “我们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心里有口气。”毫不犹豫地,胡志祥抬起眼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。

  他目前在超竞教育就职,这是一家主业为电竞教育服务的公司,在他的推动下,公司团队刚刚完成四本电竞教材的编撰和发布工作,并逐步推广到院校授课体系。

  从早期参加电竞比赛接触到这一行业,到走入职场后通过宣发业务衔接再度接近电竞,再到成为普及电竞知识的一员,被问及心态时,才有了上面的答复场景。

  “争气”似乎也成为近年来走到台前的电竞从业者吐露最多的心声。

  在过往很长一段历史时期,“打电竞”往往被大众家庭视为“有网瘾”,是在“浪费生命地打游戏”,并不排除选择成为电竞选手的少年中或多或少存在这样的心理状态,但外部环境也是一大掣肘。

  仅从最近20年来看,2004年和2008年是电竞产业两度低迷期。前者由于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网游类电视节目禁播令,遏制了大众渠道方面电子竞技的传播;之后的短暂繁荣却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下再度面临打击。

  也正是在这样一段漫长蛰伏期中,执着于电竞的孩子和家庭的传统氛围往往容易爆发巨大的分歧,最终带来恶果。

  今天走到电竞教育的路口,也是因为胡志祥曾经被一个案例深深冲击过。

  胡志祥在学生期间也曾参与过电竞赛事,但最终选择了完成大学学业。大学时期他就读的是广告专业,毕业后逐渐接触到电竞赛事的举办和宣发诉求。因为职业惯性,胡志祥接触了不少想成为电竞选手的孩子,并会提供一些基于自身理解的职业发展建议。但这其中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成为成功的电竞选手。

  六年前,胡志祥在对一位孩子进行测评时认为,他在打比赛的水平和天赋上并不具备足够优势,并不建议成为电竞职业选手。

  出于无奈的家长将孩子送往医院“电疗”。谁都没想到的是,大半年后再度见到的男孩大变了样,曾经活泼的性格不再,而变得目光呆滞。这或许还只是历史上执着于投身电竞职业选手少年经历的一个缩影。

  “这对我冲击很大。”胡志祥说道,这也是在此后,面对来自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编写电竞教材的邀约时,他立即答应的一个原因。这次则是他第二次参与电竞教材的编纂。“大学考上后,我始终把电竞当做爱好,同时也在从事相关工作。电竞并不是洪水猛兽,我希望做出一些东西,去正确引导年轻人认知新事物。”

  拿冠军概率比考上清华还低

  整个电竞产业链中,职业电竞选手是永远站在“高光”下的人群,在通信技术发达的今天尤为如此。

  这或许是吸引诸多学子放弃升学机会投身于此的原因之一,职业选手希望借此证明自己在追梦路上的能力,而一朝夺冠便能获得百万乃至千万级别的奖金更是为局外人称道。在领奖台上,选手们享受到的将是等同于传统体育赛事奥运冠军的目光,可能还有些“一雪前耻”的味道。